花钱“反催收” 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

2024-07-09 07:41 来源:法治日报
查看余下全文
(责任编辑:单晓冰)
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
当前位置     首页 > 新闻 > 国内时政更多新闻 > 正文
中经搜索

花钱“反催收” 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

2024年07月09日 07:41   来源:法治日报   记者 赵丽 实习生 张博图

  “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”

  未解决网贷逾期,花7800元找的“反催收”公司失联了 

  “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。”24岁的债务人李森这样形容他找“咨询公司”进行“反催收”的经历。

  两年前,毕业后“北漂”的李森因收入微薄,生活困窘,便“求助”于各类网贷平台,最终陷入以贷养贷的恶性循环。2023年,李森的网贷总额超过20万元。为了解决沉重的债务压力,那些声称可以进行债务优化的“咨询公司”进入其视线。李森支付了7800元咨询费,“结果‘咨询公司’原先的承诺一项都没实现,最后还失联了”。

  李森的遭遇并非个例。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、美团安全管理部于2023年联合制作发布的《“反催收”黑灰产业现状危机及其治理研究报告》指出,国内“反催收”黑灰产业已从20世纪90年代的萌芽个体阶段发展成当前由非债务主体第三方主导的、有组织产业化阶段。《法治日报》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一些债务人“急病乱投医”,轻信“反催收”机构,不仅债务问题没解决,还又被骗了一笔钱。

  受访专家认为,该现象不仅损害了从业机构及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,更严重扰乱了正常的金融市场经营秩序,需要进一步明确“代理投诉”“反催收”等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法律责任和处罚标准,提高违法成本;金融机构和借贷平台应强化合规经营意识,畅通消费者投诉、征信异议等渠道;债务人须主动识别并拒绝“反催收”、代理投诉等非法组织和行为,妥善保护个人信息,避免遭受更大的经济损失。

  反催收广告满天飞

  减债免息明码标价

  在社交平台一些关于“贷款”“逾期”的话题下,“反催收”广告比比皆是,其宣称“协商还贷”“不影响征信”“降低月供”。评论区有不少自称大额负债已经还贷的“过来人”称“短短几天就处理妥当,没有被骗”。

  记者加入了一个“负债姐妹上岸”的群聊,群公告显示“债务优化”团队负责人的联系方式,并承诺对于逾期或者快逾期的贷款人提供免费咨询。进群不到3分钟,便有5个自称是处理债务的法务人员向记者发来消息,询问记者的欠贷经历后,纷纷介绍起所谓的贷款优化经验:

  有人兜售银行产品——“针对名下有房有车或上班有社保公积金的客群可以授信一笔备用金(如贷10万元每个月只用还210元),单笔最高可贷50万元!最快2小时放款”;

  有人推荐处理债务的法务公司——“需要推荐一家不要定金不要寄手机卡先处理后付款的机构给你吗”。

  在他们推荐下,记者联系了两家法律咨询公司,他们均自称是专业团队,“话术”如出一辙:首先询问是信用卡债务还是网贷债务,然后承诺信用卡可以协商停息分期,网贷可以协商延期缓催,还款期间不需要支付利息。

  在获得记者提交的有关放贷平台和欠款金额内容的债务清单后,上述咨询公司给出的方案是:帮助欠贷人进行延时缓催,3年内将贷款还清即可,并保证贷款平台不会联系债务人的家人;咨询公司会与贷款平台协商降低对债务人的催收频次,会有部分回访电话确定债务人不失联,需要债务人有能力偿还时一次性结清还本。

  当记者再次询问催收电话的处理方式时,对方称“你将电话设置呼叫转移,转接后由咨询公司接听”。

  对于费用,上述咨询公司介绍,咨询和业务费用按照债务金额的4%进行收取。债务人前期支付合同金及材料费200余元,每办好一个欠债平台的催收服务,债务人支付咨询公司一笔费用。

  另外几家自称帮助负债人“上岸”的机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,其开展的“反催收”业务主要是为客户提供起诉书、举报书模板,在不同平台对银行进行举报,让客户获得与银行对话的“主动权”,最终通过协商达成停息砍息、延长分期等新的还款方案。

  “我们有上百个投诉模板,包括做小本生意倒闭的,或父母生病影响你工作的。你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挑选。”一家机构的“维权专员”说,和银行协商分两种,如果短期内客户能拿出钱来还款,则可以和银行商议延后还款时间,一次性还清,金额一般比本金多一点点,基本上大额度减免了逾期利息;另一种是免息分期,又称停息挂账,是把欠款(本金和利息)重新制定分期还款的方案,但是分期过程中不再收取分期费和利息等其他费用。

  “如果真的没有钱还,我们还可以提供‘通讯录防爆’服务。”多家“反催收”机构提到,即利用软件技术把金融平台的号码进行标记拦截。机构利用新注册电话、网络电话、虚拟小号等IP将催收号码标记诈骗300次以上,达到电话运营商自动屏蔽的标准。

  高价购买优化方案

  竟然掉入另一陷阱

  这些“反催收”机构的举措究竟有没有效?

  李森的经历是一个答案。他回忆说,当时见自己有所迟疑,“咨询公司”的工作人员发来了公司办公地址的视频录像,并承诺“签署合同”“优化失败全额退款”。“从视频上看,办公区挺大的,有好几层,环境也特别好。”李森放松了警惕,决定试一试。

  而这却是李森掉入另一个陷阱的开始。

  支付7800元咨询费后,“咨询公司”给李森制定了一个看似完美的还款规划,包括延期还款、分期还款、减免利息等。

  双方签署合同后,李森被拉入一个社交群组,“咨询公司”要求他填写包含个人信息的表格并告知工作人员开始处理他的债务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李森发现事情一直在“原地打转”——网贷公司仍会按照原计划要求还贷,一旦逾期,催收一刻未停,甚至通过短信威胁他。李森向“咨询公司”反映后被告知,“不用理,设置陌生号码呼叫转接,剩余的工作我们会去跟平台的人联系”。

  可李森仍然接到了大量的催收电话,他的通讯录好友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。

  至于延期还款方案,“咨询公司”称:等李森攒够钱,一次性还上就可以,其间网贷部分不用还利息,只需还本金。“这个方案毫无实质性作用。”李森说。

  今年6月,李森再也承受不住催收压力,向父母“摊牌”。得到父母资金支持后,李森第一时间联系“咨询公司”,希望其履行承诺,与网贷公司协商减免利息归还本金,却发现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失联了。“群里没人回复我,公司电话成了写字楼物业的联系方式。”

  最终,李森决定自己联系网贷公司,与其协商一次性结清并争取减免利息。经过反复沟通,双方达成一致:一次性结清,只还本金,没有罚息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像李森这样的人还有不少,他们被所谓的“反催收”机构抓住急于摆脱债务的心理,虚构成功案例,夸大服务效果,诱导债务人交了钱后便消失不见,或者根本实现不了承诺。而对于债务人来说,其与这些机构签订的合同往往不受法律保护,最终导致投诉无门。

  有银行和贷款平台工作人员透露,他们从来没有委托过任何一家公司协商债务,逾期的债务人要想协商,也是由他们直接对接债务人,并不存在第三方代理协商的行为。

  打着专业旗号行骗

  难以提供有效服务

  业内人士称,“反催收”已发展成一条完整的黑灰产业链。一些“咨询公司”打着法务的幌子,发布虚假广告,诱导客户支付服务费用,教唆客户使用虚假材料、恶意投诉等非法伎俩达到逃债目的。

  从事过“反催收”工作的刘辰(化名)告诉记者,一些“反催收”机构打着能为债务人减免债务的幌子,传授所谓“减免利息”“延期还款”技巧,甚至游说债务人购买“债闹”服务。他们从中收取欠款一定百分比的“服务费”,低的也要4%左右,有的收费达到承诺减免欠款费用的两三成。“一些‘反催收’机构使用的手段游走在灰色区域,大多不合规不合法,即使催收成功,债务人也要承担后续各种风险。”

  刘辰说,这类机构的所谓法务人员,之前大概率就是干催收的,这些人离职后在网上花几百元注册一个咨询公司,号称专业律师团队、法务团队,可以解决一切债务问题,有些还声称3万元或者5万元以下的欠款不要找他们谈(因为挣不到什么钱)。

  “有的金融机构对真正出现困难产生逾期的借款人会有部分息费减免、贷款展期等政策,但一旦被打上‘反催收’标签,可能直接启动司法程序,要求债务人全额还款。”刘辰说。

  曾为此类案件提供过法律咨询服务的北京市盈科(南京)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丹介绍,目前市场上那些标榜自己是“专业律师”“专业法务”可以进行债务优化、重组的“反催收”团队,往往并非来自正规律所,而是由法律咨询公司或法务公司的相关人员组成,他们打着专业旗号,实则缺乏法律资质和实战经验,难以提供有效的法律服务。

  “大部分情况下,所谓的债务优化服务并无太大意义,因为许多网贷平台并不接受与第三方机构进行债务协商。因此,那些宣称能够通过法律手段帮助减免债务、延长还款期限的机构,其动机存疑。”杨丹说。

  在杨丹接触的案例中,就有一些“咨询公司”在与债务人签订合同时,采用模糊、笼统的条款,故意误导债务人。有已经逾期的贷款人在与“咨询公司”签订的“咨询委托协议”中,涉及的服务内容异常宽泛并无实质性举措,比如“为甲方提供协商咨询意见”“接受甲方委托,负责甲方其他日常协商咨询服务或紧急协商事务处理”等。对于乙方付费条件,约定“处理好一个平台支付一个平台相对应的尾款”,但双方往往会对“处理好”的效果产生争议,且“咨询公司”会要求债务人先付尾款再告知“处理好”的方案。

  杨丹注意到,许多债务人在与这类“咨询公司”签订合同时,急于摆脱债务困境,往往缺乏足够的耐心和判断力,不能仔细审阅合同条款。他们往往被“咨询公司”承诺的美好前景所迷惑,忽视了合同中可能存在的陷阱。因此,在发现服务未达预期且存在潜在风险时,及时终止合作才是明智之举。

  明确标准加大处罚

  畅通投诉异议渠道

  如何才能解决债务逾期协商市场乱象?

  受访专家建议,修改完善相关法律法规,出台相关司法解释,明确“代理投诉”“反催收”等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法律责任和处罚标准,提高违法成本;金融机构和借贷平台应强化合规经营意识,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,进一步畅通消费者投诉、征信异议等渠道;各类媒体和网络平台加大对“反催收”危害的普法宣传。

 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涛看来,为保护从业机构及金融消费者合法利益、维护金融市场健康发展,对实施恶意“反催收”行为的个人及相关代理机构,除金融系统内部整治外,监管部门应发挥合力,运用各种相关制度工具,综合施策,打出法律和政策“组合拳”,提高治理打击的覆盖面和精准度。

  “消费者也要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,养成量入为出,避免过度消费的生活习惯。同时,还应主动识别并拒绝‘反催收’‘代理投诉’等非法组织和行为,妥善保护个人信息和隐私,避免遭受更大的经济损失。”接触过此类业务的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常莎说。

  如果个人债务已经逾期或即将逾期,正确的处理方式是什么?

  杨丹说,正规网贷平台和银行对于逾期债务均有内部政策,债务人若想协商,可先与金融机构联系。若平台或银行有政策,而自身不知如何协商,则可向正规机构寻求法律帮助。

(责任编辑:单晓冰)